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一款腕表的成功,是無數人的努力成果,然而卻不是每個參與者都能分享當中的榮耀。首先得到嘉許的必然是腕表品牌,其次是製表匠,如果那是一枚工藝表,藝匠的心靈手巧也會被讚嘆一番,但你卻甚少聽到獻給腕表設計師的掌聲。然而,無論品牌大小,腕表設計師都擔當了重要角色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Audemars Piguet Royal Oak 是 Gérald Genta 其中一個得意之作。

或許你能隨口說出十個八個製表師的名字,卻想不起幾位腕表設計師,其中一個原因是有些製表師同時擔任了設計師,難以再作區別。不過,並非所有腕表設計師都會「製表」,正如裁縫與時裝設計師是兩個不同的崗位。可以舉兩個例子:Gérald Genta 設計的是Royal Oak、Nautilus 等經典腕表的造型,而非內裡的機械機芯;Vivianna Torun 設計出 Georg Jensen 的 Vivianna 手鐲腕表,但她本身是珠寶設計師而非製表師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《時‧序》展覽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HEAD – Genève 學生重新設計了Baume & Mercier 的 Riviera 腕表。

雖然聚光燈沒有照到腕表設計師的頭上,但他們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。適逢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與瑞士日內瓦藝術設計學院(HEAD–Genève)合作舉辦《時‧序》展覽,HEAD–Genève 院長 Jean-Pierre Greff 及學院的產品/珠寶與配飾系及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親臨香港主持開幕活動。我借此機會訪問了 Nicolas,好讓大家能了解更多這些在背後默默耕耘的腕表設計師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Mr. Nicolas Mertenat

Sherman:請閣下講解一下腕表設計師的職責及工作。

Nicolas:腕表設計師的工作包括了繪畫設計圖及開發腕表的各項組件,包括表殼、表盤、指針、表帶,以及決定內裡裝置什麼機芯(機芯研製由機械工程師負責)。巿場及產品總監會制定符合品牌 DNA 的設計方向及要求,而設計師就在該指引及框架下工作,腕表的價錢及定位亦在考量之列。是故腕表設計師必須清楚了解腕表市場及其細分市場(品牌和產品、客戶)的狀況,掌握當下各領域    由大眾至高端巿場    的發展極為重要。

另一方面,設計師需擁有多方面的知識,其藝術觸學及技術、對腕表內部結構及生產(內部機芯及外殼)的認識,以及對腕表人體工學的理解,均有助他們以平面及立體繪圖,包括手畫及電腦繪圖(CAD),演繹其設計概念。此外,設計師還必須掌握多種物料的特性。

與此同時,設計師還要懂得如何與營銷、創意及技術團隊溝通合作,因為在開發腕表的過程中,各團隊之間總是有很多「往來交流」。以各部門的反饋為基礎,設計師必須為項目可能進行的大幅改動作好準備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Sherman:在傳統高級腕表世界,人們對品牌的歷史及經典作品極為重視。在你眼中,這些「歷史」及「經典作品」是靈感的來源,還是創作的限制?

Nicolas:若單單從設計和創意的角度來看,當中有利亦有弊。在一些非常傳統的腕表品牌及巿場中,「經典」可能成為了創作的枷鎖,因為那裡已近乎沒有開放予創新的空間,傳承下來的款型亦規限了系列設計。

然而,「傳統」在腕表設計中卻是十分重要。因為腕表本身具複雜性,它代表了品牌的根源和創始價值,為品牌帶來生命。把歷史傳承下來的經典設計重新演澤成合乎現代美學的作品,雖然艱難但卻充滿挑戰性。

不過,也必須明言,目前巿場正需求一些真正的新穎創作,以及具現代及創新概念的產品。現代的腕表設計不單需要濃厚的傳統風格,同時追求具突破性的構想,以挑戰我們對腕表的認知及使用方式。在 20 世紀及以前,那些打破傳統的作品已經成為腕表演化的重要里程碑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Sherman:你認為 腕表設計師 的貢獻被忽略了嗎?尤其是在傳統的腕表世界。

Nicolas:得益於一些受歡迎的家具和家居用品品牌,「設計」從高端到低端市場都變得流行起來。不少人都是被設計所吸引而決定選購及使用某件產品。然而,很多人都不知道腕表設計師必須掌握多種技能,包括專業技術及概念化技能,並且要熟稔時尚潮流、社會經濟議題及市場營銷知識。

與汽車、時裝或家具等其他領域相反,成熟的腕表品牌均強調品牌自身,很少,甚至不會與腕表設計師作合作交流。雖然個別品牌會把「小型的限量系列」視為特別的合作項目,但一般都是與平面設計師、時裝設計師、建築師或是特殊人物合作,而不是專門從事腕表設計的人。一些小眾品牌建基於與星級機芯製造商或工程師的合作,但都只會以公司/品牌的名義進行,不一定會提及腕表設計師的名字。這就是腕表業的常態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Sherman:閣下曾於傳統鐘表品牌及時裝品牌從事腕表設計工作,目前更擁有自己的腕表品牌,你覺得為這三種「品牌」工作有何分別 ?

Nicolas:在傳統和成熟的腕表品牌內工作,必然存在著一個框架,設計師必須堅持並尊重其歷史,品牌的 DNA、特有技術,以及系列和產品的特色都極為重要。客戶均對此充滿期望,並希望於產品內看到這些品牌的特有元素。

於是,設計師的最大挑戰,便在於為這些已廣為人所熟悉及認知的產品,設計出具新鮮感,並讓人感到意外的新型號。在尊重品牌 DNA 及特色的同時,敢於嘗新及注入驚喜,這就是顯示出設計師實力與重要性的地方。在這情況下,技術研究從設計初期便佔有重要位置,因必須確保腕表的可行性和可靠性。

就時尚品牌腕表而言,其奢侈品文化更為重要,無論品牌屬於哪個層次及水平,設計師都擁有更多的創作自由及發揮空間。

至於為自己的品牌工作,在設計方面自然少了很多限制。更具體地說,我可以獨立作出決定。然而,「限制」往往是創意的催化劑,在腕表製造過程中,機械工程和人體工程等同樣會帶來約束,而我必須把這些制約視為動力,不能使之成為創作過程的障礙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由 HEAD – Genève 畢業生 Seila Alvarez 設計的 Murmure 腕表

Sherman:我們該如何去欣賞一枚腕表?

Nicolas:就個人而言,我最先著眼的是腕表的美學構思:設計、形狀、人體工學及舒適度,以及所用物料,我重視這些先於其機芯及機械性能。我認為腕表就像是腕上的雕塑,是用以突顯佩戴者的個人風格,並具代表性的配件。

然而,對於其他消費者和收藏家而言,他們會更重視其機械內涵,以及功能與造型之間的平衡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BLANCARRÉ 腕表

Sherman:你最喜歡哪款腕表?為什麼?

Nicolas:身為 BLANCARRÉ 的創始人及擁有者,我所設計及佩戴的自然是我最愛的腕表。BLANCARRÉ 腕表以陶瓷及鈦金屬製作,擁有標誌性的方形表殼,有別與巿場上的其他產品。其名字正正暗示了其設計特色:BLANCARRÉ 中的「Carré」就是法文中的方形。

另外,我也很欣賞 Panerai 的設計美學,他以獨有的方式結合了力量和優雅,特別是黑色版本的 Luminor,我認為它完美地體現了意大利風格。

Sherman:感謝閣下接受訪問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腕表世界向來強調「品牌」,能夠像 Gérald Genta 般備受歌頌的腕表設計師實在少之又少,在我認知中,目前亦只有 MB&F 會全面公開創作團隊名單。雖然,我們無法知道每一款腕表背後是哪位設計師負責,然而,下次當你遇上一枚喜歡的腕表,除了讚賞品牌與製表匠外,還記得有這班設計師在背後默默耕耘就好。

專訪:HEAD–Genève 鐘表設計系教授 Nicolas Mertenat ABTW專訪

如果你對腕表及珠寶設計有興趣,不妨前往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參觀《時‧序》展覽,內裡展出了超過 100 件由 HEAD–Genève 畢業生設計的作品,當中包括了配飾、時計、首飾及皮具等,展覽由即日起至 2018 年 1 月 7 日止。hkdi.edu.hk

查看更多相關文章: